从提交IPO文件以来的两个月WeWork到底经历了啥?

 新浦京互联网     |      2020-05-15

IPO推迟后 传软银等谋求罢黜WeWork创始人的CEO职位

• 2019年09月23日07:52 • 网易科技

图: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

9月23日消息,据外媒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共享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的部分董事会成员正计划罢黜其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的首席执行官一职,并从外部寻求其继任者。此前,WeWork推迟了备受期待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知情人士表示,WeWork最大投资者软银集团(SoftBank)的许多高管希望诺伊曼辞去WeWork母公司We Co.首席执行官职务,其中包括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WeWork和软银的代表都拒绝置评。

WeWork的董事会会议最早可能在本周召开,他们将考虑让诺伊曼继续担任We Co.的非执行董事会主席。自成立以来,该公司已经筹集了超过120亿美元资金,但从未实现盈利。该公司打算在年底前完成上市。

诺伊曼的命运可能与网约车公司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类似。由于陷入一系列丑闻,包括WeWork投资者之一的Benchmark Capital在内的董事会成员,在Uber上市前罢黜了卡兰尼克的首席执行官职务。

据外媒报道,自从8月份公开提交IPO文件以来,WeWork不断增加的亏损、公司治理方式以及首席执行官古怪的个人行为和商业交易方式都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这最终导致它无限期地搁置了上市计划。后来,它的顶级员工纷纷离职。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已经下台,该公司的估值一落千丈。而现在,软银将接管WeWork,诺依曼将离开董事会。

从提交IPO文件以来的两个月,WeWork到底经历了什么呢?下面让我们来仔细回顾一下。

1. 8月14日:WeWork提交IPO文件,详细说明其上市意图。

这家共享办公空间公司上一次私下估值为470亿美元。然后,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披露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大量的租赁协议以及继续大举支出的计划。

备案文件还显示,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诺伊曼拥有WeWork租赁的几栋大楼。

根据文件显示,WeWork的母公司We公司:

-2016年收入4.36亿美元,亏损4.29亿美元。

-2017年,收入增加到8.86亿美元,亏损增加到8.9亿美元。

-2018年,WeWork的收入为18亿美元,亏损16亿美元。

-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15亿美元,亏损6.9亿美元。

2. WeWork向诺依曼和其他高管借了数百万美元。

IPO文件显示,WeWork在2016年借给了首席执行官诺伊曼700万美元,他在2017年还清了这笔钱。

WeWork还分别向其他三名高管借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现在所有借款都已还清,除了借给阿蒂-明森的一笔60万美元的款项之外。但这笔借款已被免除。

WeWork还给其母公司We借款数百万美元。

3. 首席执行官诺伊曼在IPO前从该公司套现了7亿美元。

有报道称,诺伊曼在该公司IPO前兑现了7亿美元的股票,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令人惊讶,因为创始人通常会等到他们的创业公司上市后才兑现股票,如果他们相信股票的价值会上涨的话。

之前的报道证实,诺伊曼通过将他在纽约和圣何塞的房产出租给WeWork赚取了数百万美元。

4. 诺伊曼继续持有We公司的股票,以便在IPO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保持控制权。

和许多初创公司的CEO一样,诺伊曼持有的股份将给他额外的投票权。他的股票投票权相当于每股20票,是其他CEO的两倍。

5. 该公司因缺乏女性领导而受到批评。

根据IPO备案文件,We公司的7人董事会中没有一名女性成员。

6. 8月15日:摩根士丹利退出WeWork的IPO计划。

在失去了主承销商的角色后,该银行退出了IPO计划。

7. 8月21日:总统候选人安德鲁-杨在一条推文中称WeWork 470亿美元的估值“荒谬至极”。

8. 9月4日:WeWork聘请了一位Uber前高管来处理公司文化,并负责应付有关歧视的指控。

9月初,在公司因缺乏女性董事而受到批评后,WeWork邀请了哈佛商学院教授弗朗西斯-弗雷加入。在Uber公司,弗雷曾负责修复其有毒的企业文化。

9. 8月27日:一份详细的报告称,最近几个月一些高级人力资源主管离开了WeWork,有人指责这是诺依曼的错。

据悉,在向SEC提交S-1文件之前的一年里,有近12名人力资源管理人员离开了该公司,其中包括部门临时主管、人才招聘高级主管和人力战略主管。

在此之前,至少还有五名高级人力资源主管在2015年至去年期间离职,其中包括首席人力资源官。据报道,其中有几个人因与诺依曼意见不合而离职。此外,至少有两名前人力资源主管对该公司提出了性骚扰指控。其中一起案件声称,股权奖励几乎完全授予男性员工。

10. 9月4日:在遭到广泛批评后,诺依曼退还了WeWork因使用“We”商标而支付给他的590万美元。

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WeWork正式更名为We公司,并向CEO诺依曼支付了近600万美元的商标使用费。

这件事在IPO文件中公布后,诺依曼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不久之后,WeWork发布了一份最新的文件,称诺依曼将钱退还给了公司,该公司保留了“We”商标。

11. 9月5日:WeWork考虑将IPO估值削减50%以上。

有报道称,We公司考虑将IPO估值从470亿美元削减到200亿美元。它还开始考虑推迟IPO。

12. 9月9日:WeWork最大的股东软银要求暂停IPO。

WeWork这个最大的外部股东敦促该公司推迟IPO,因为投资者对该公司缺乏兴趣,甚至在该公司将其寻求的IPO估值减半之后也是如此。软银已经向WeWork投资了超过100亿美元,其最新的估值为470亿美元。

13. 9月12日:有报道称,WeWork开始就限制诺依曼和他的妻子丽贝卡-诺依曼的权力展开辩论。

据报道,该公司开始考虑减少诺依曼每股20票的投票权。

该公司及其顾问还考虑,如果丽贝卡的丈夫去世或无法管理公司,她将不再担任指定继任者。

14. 9月13日:WeWork董事会宣布改变公司的治理方式,包括诺依曼的权力。

在一份更新后的S-1备案文件中,该公司表示,它将在今年年底之前聘请一名首席独立董事,并在明年再聘请一名独立董事。它还宣布计划让其股票进入纳斯达克综合指数。

WeWork将诺依曼的投票权从每股20票大幅削减到每股10票。

诺依曼同意,在IPO后的第二年和第三年,他出售的股票数量不超过10%,并表示他将偿还与该公司达成的房地产交易的利润。

15. WeWork还将联合创始人丽贝卡从继任计划中删除,并禁止她进入董事会。

根据9月13日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最新文件,投资者的抵制导致WeWork消除了丽贝卡对公司的影响。